血雾里

【FATE/红A中心】达芬奇密码(2)

1.剧情走向遵循《达芬奇密码》原文(且有引用化用),人物及性格借用fate,但实际人物本质为迎合世界观已然改变,尽管作者拼命想圆回仍ooc。不适处请自行避让。

2.作者智商欠费,写不出原作万分之一的好。一切不合情理处(如各国礼节杂交)请皆视作架空处理。如有剧情bug欢迎指正。

3.注意:切嗣为馆长。


    “请打开些车窗,谢谢。”

    清冷的四月风透过车窗袭入车内,艾米亚拽开些系紧的领结,大口吸了几口气,才感觉又活了过来。打破密闭环境后的解脱感令他自见到照片后便糟糕至极的脸色舒缓了些。

    艾米亚坐在客座上,试图理清思绪,却只感到城市从他身边飞驰而过。他简单洗漱后便出了门,在一楼前台处延长了住宿时间,然后坐进了年轻特工开过来的有点年代的雪铁龙ZX里。

     雪铁龙ZX是为巴黎·达喀尔拉力赛而诞生,在减震、减少甩尾影响等方面有着独特优势。但是雨生龙之介将油门踩到最大,轻快地甩掉一路的其他车辆,包括一辆鸣笛不已的警车。又是一个急转弯,艾米亚在晃荡中抓稳了扶手,还是没忍住地感叹一声,“能坚持到现在还真了不起呢,不愧是Citroen①。”

     “哈,你也是这样急切的吧!”那特工大声地说话以便艾米亚能听清自己的声音,“真的是超cool~啊那个!那种冲击的震撼、那种奇特的共鸣,艾米亚先生也一定明白这种艺术的美妙吧!”

     急切。确实,艾米亚心中怀有相当程度的焦虑感。他为对方意外的敏锐讶然,也为对方不合时宜的狂热皱眉。‘这个家伙,缺了些什么。’艾米亚盯着后视镜里流露出真切迷醉神情的青年思考,‘有一定的危险性。不知道他是怎么通过考核成为特工一员的。’

     啧,算了,警察局的员工,由对方去头疼吧。

     艾米亚揉揉隐隐作痛的脑袋,突然想抽支烟。但是在曾经某位大小姐的管制下,他身上早没了那些小东西。他靠后坐着疲惫地阖上眼,在黑暗中,眼前不可抑止地浮现出那张令人恐惧的照片的样子。

    照片里很暗,但是仍能清晰地分辨出人形的轮廓。

    被摆出奇诡造型的人形。

    很显然,被那样放置的男人,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令人发指。

     而那样做的人,是他自己。


     那景象奇怪得让人不寒而栗,他有一种不安的、似曾相识的感觉。一年多以前,艾米亚也看到过一具尸体的照片,也遇到了类似的求助。二十四小时后,他险些在梵蒂冈城丧了命。而这一次,艾米亚的感情中夹杂了更多东西。

      与上一次不同,他认得这个人。

      卫宫切嗣,卢浮宫博物馆馆长。


       穿过骑兵凯旋门就可以看见卢浮宫博物馆。

       尽管心事重重,艾米亚仍是为这座世界闻名的大厦而惊奇。在其宽大的广场对面,宏伟的卢浮宫正面在巴黎的天空映衬下像城堡一样矗立着。艾米亚有一次曾漫步于卢浮宫的各个角落,令人吃惊的是,竟然有三英里的路程。

      特工拿出手提式步话机,向上级回复。

      “哈,我们得到大门口去,探长在那里等着。”特工收好步话机,丝毫不理会广场上禁止车辆通行的标志牌,把雪铁龙发动起来,快速驶过路缘。“顺带一提,探长是个超~不cool的家伙,我们都叫他柠檬。”

       艾米亚没有做声。他注视着前方,此时能看到卢浮宫被七个三角形的水池围住的正门,水池射出的喷泉被灯光照得通体发亮。

       金字塔。

        巴黎卢浮宫的这个新入口,由生于中国的美国建筑师贝聿铭设计的的全新现代玻璃金字塔争议很多,现在是几乎和卢浮宫博物馆一样有名的建筑。

        艾米亚漫无边际地想着。事实上他必须时刻思考着什么,才能避免自己眼前不断闪现出照片里男人的样子。

       特工把车停了下来。“运气超好啊,先生!”他的语气中带着羡慕,“我也想超~近距离地观察一下现场啊!”

       似乎对自己无法目睹实景相当地闷闷不乐。

       ‘哈,真遗憾啊你不能进去。真幸运啊你不能进去。②’艾米亚下了车,看那特工迅速地把车发动起来,一溜烟的开走了。

       艾米亚稳步走向喷泉发出的水雾。弥散的水汽贴着透明金字塔在远处灯光的映照下隐约泛起流光,夜间的博物馆带着出乎意料的梦幻色彩。这让艾米亚产生了一种错觉,好像他正在穿越一个虚幻的门槛而进入另一个世界。

      在金字塔的前门,艾米亚迟疑了一下。门厅里灯光昏暗,空无一人。

       ‘是该敲门吗?’他想,随即又感到荒谬。

       ‘哈,敲开金字塔的大门会有木乃伊出现吗?’喉咙中滚出一道低沉的笑,他用调侃来平静自己。

      “... ...别问那么多,蠢货。”

      有声响。艾米亚警觉起来。然后他看到黑暗的大厅出现一个黑影。

       黑影渐渐靠近,头发的浅金颜色与瞳孔的蓝色光泽便显现出来。男人身着打点得毫无褶皱的黑色工作套装,带着不容置疑的权威向前走去。他正在用手机通话,但到艾米亚面前时正好通话完毕。

       他上下打量着艾米亚,目光从他匆忙拂后的银色短发转到他新换的干练夹克与马裤,最后滑到他黑色的高腿马丁靴上。

       “艾米亚先生?哈佛大学史上最年轻的符号学教授?真看不出来。”他说。语气中带着某种令人不适的轻蔑意味。

       下马威吗?艾米亚眯起些眼,“阁下倒是相当符合传言呢。”他意有所指地看过对方的大背头。黄色的。

       “传言?”对方的疑惑还没问出便被艾米亚打断。

       “我该怎么称呼您呢,探长先生?”

      “肯尼斯·艾尔梅洛伊·阿其波卢德,中央司法警察局探长。”对方回答,他的语气中带着些骄傲。

       真是年轻的探长。而且 ... ...阿其波卢德?熟悉的姓氏。这是英国警界的老资格,电视报刊上经常见这个姓氏。麻烦的中心。

      “想必我也不用自我介绍了。”这样说着,艾米亚还是习惯地礼节性伸出右手。

      肯尼斯又抬头看了艾米亚一眼,回手握上。

      “请多指教了,艾米亚先生。”肯尼斯说着惯例的客套话。

       或许是自己多虑,艾米亚总觉得这句话中别有深意。

       “你应该已见过那照片。”肯尼斯探长盯着艾米亚。

       “印象深刻。”艾米亚面无表情。

        探长蓝色的眼睛闪烁了一下。“实际上,照片上的那些只是卫宫切嗣所作所为的开始。”




①Citroen,指雪铁龙zx。题外,这是富康的原型车。这里是红茶在调侃龙之介的车速。

②这句既指龙之介不必卷入漩涡中心的幸运,也指龙之介不会深入对“艺术”的追求的幸运。




... ...有bug请指正。我竟然这么快更新...神奇。顺便,现在还有原作角色没有决定由谁代替,有人有想法么╮(╯▽╰)╭

【FATE/红A中心】达芬奇密码(1)

1.如题。剧情走向大致遵循《达芬奇密码》原文(有引用化用),人物及性格借用fate,但实际人物本质为迎合世界观已然改变,尽管作者拼命想圆回仍ooc。看到不适处请自行避让。

2.作者智商欠费,写不出原作万分之一的好。一切不合情理处(如为何如此多日本姓氏的人担任外国要职)请皆视作架空处理。



    艾米亚花了点时间彻底地清醒。

    午夜十二时三十二分。

    盯着响个没完的铃声传来的地方,眯起的眼中带了些被强行扰乱作息的不虞——难得的沉入深层的睡眠之中,而这只持续了一个小时。

    “您好。”即使不快于对方不合时宜的打扰,艾米亚仍是态度友好地接起了电话。

    “是艾米亚先生吗?”一个男人抱歉的声音传来,“很抱歉打扰了您的休息,我是酒店接待员。有位客人坚持要见您,据说事情非常紧急。”

    客人?艾米亚皱起眉。

    今晚他来到这离家三千英里的城市为巴黎美国大学作报告,结束之后便推辞负责人的邀请孤身回到暂住的酒店房间。他确定自己已甩掉所有跟踪的狗仔或者其他什么人,而相信这个巴黎最顶级的酒店也会做好保密工作为客户提供最好的服务。

    而现在... ...无论是如此快速地确认自己的房间,还是能让酒店破格在夜间打扰客人安宁,能做到这些... ...啧,又是什么所谓重要人物吧。

    “对方是什么人?”

    艾米亚直截地开口。他对于善用职权自命不凡的所谓重要人物从无好感,事实上那些人也确实很少值得他敬重。

    “... ...抱歉,先生... ...”

    对方在犹豫。

    无法直说出口... ...麻烦人物。

    “请他上来吧。”艾米亚站了起来,听着对面接待员一再的抱歉。隐约有个年轻人的声音在与他交涉。


    利落整理好自己与房间,将最后的文件套袋时,房门被敲响了。

    “咚咚咚,咚——咚——”挺有节奏感的声音。隔着门传来一个年轻男人轻快的声音,“这是艾米亚先生的房间么?”

    “是。”艾米亚走向房门,手搭在门把上,“阁下是?”

    “我是中央司法警察局的侦探喔,先生。我们的警务探长说我们需要您的帮助。”

    艾米亚怔了一下。司法警察局?这大致相当于美国的联邦调查局。

    他的眼睛锐利了起来。唔呣,那还真是稀客呢。自己一介普通的符号学教授,怎么总是这么多麻烦。暗自抱怨一声,他利落打开了门。

     门外立着的是一个穿着蓝制服的青年(说实话看外表更像是在读的大学生),顶着一头乱翘的橘色短发,笑起来歪着头爽朗非常。

    “喔,比照片上还要年轻呢艾米亚先生!我还以为捣鼓这些神神叨叨东西的都是些老古董呢,嗯,就是电影中的那种~呐,这是我的证件啦证件~”青年向艾米亚甩甩手中皮质的小黑本,一边兴致勃勃地朝房间内张望。

    艾米亚良好的视力已让他看清自称侦探手中证件里的内容。“雨生龙之介?”他确认着,在得到面前过于活泼的青年心不在焉的回应后退开了几步。

    “请便。”

    雨生龙之介,那个不像特工的特工,一进门便陶醉于这个房间文艺复兴题材的陈设的繁复细节之中。“喔这个这个!胡桃木、高浮雕,这种纹饰超cool!”

    艾米亚掩上门,皱眉看着他。看起来倒是个着迷艺术的人,比起那些挂着牌子的制服更像个追求艺术的人,但是艺术优先可不是一个好侦探啊,对于这个简直可以说是奇怪的家伙,艾米亚心中已有一个简单的评判。或许平时他会乐于与这难得的爱好者交流,但对方深夜的造访、特殊的身份令他感到某种不安。

    “我只是一个普通教授,不知哪里值得特工先生半夜拜访?”在对方的手伸向放着资料的矮桌时,艾米亚开口了。

     青年恋恋不舍地收回目光,转向了艾米亚这边,“啊哈,一时兴奋都要忘记探长的嘱咐了。都怪这里实在是太cool了,当然,住在这里的艾米亚先生也超cool~的说。”

     他这样爽朗地笑着,掏出一张宝丽莱快照递给艾米亚。

    “嗯?”艾米亚接过,然后,他突然浑身僵住了。

     这是一张恐怖诡异的照片。

     照片上只有一个男人。一个艾米亚十分熟悉、本该在今晚与他见面的男人。




... ...脑子不够写得痛苦,这是一个失败的选材。悲伤地发现有些普通人(我)看起来有些变态的情节,不知道该不该改动一下谁来救救我啊!...细节由百度及各种想当然提供。欢迎指正。

免疫战争(1)

...复习时的脑洞,本来只是想要“穿死穿死”的红A、“杂啾杂啾”的闪闪和“愉悦愉悦”的麻婆什么的...然而写起红A就不由又苦逼起来了...ooc的坑,角色关系与原作有差。


Emiya附在管壁上,紧锁眉头。
管壁细胞们冲他亲切地问候:“嘿Emiya~又见面了!”
Emiya哼了一声作为回答。虽然实际上他是第一次来这边巡逻。这是下腔静脉的偏路,这些细胞大概是见过其他Emiya。
不过本不需要区分就是了。Emiya,吞噬细胞的一员,这是唯一需要知道的,也是唯一被在意的。

这里的细胞有些啰嗦。在Emiya出现之前便说个没完,在Emiya出现之后还说个没完。
年幼的年青的年老的,无数相同声色相同声调相同内容的声音重重叠叠。
Emiya俯身再一次检查周身装备,眉头更紧。

“噤声。”Emiya压低声音,同时努力压抑心中的某种不明躁动。
一片声音戛然而止。
然后是加倍的喧哗。
“噤声?”×n
“什么意思?”×n
“有什么不对吗?”×n
“没什么不对吧!”×n
“不是一直这样吗?”×n
“Emiya你怎么了?”×n

“... ...”
Emiya闭了闭钢铁色的眼睛。
细胞与细胞,也是有很大不同的。
在基因的选择性表达下,不同的细胞有着不同的结构,以及对应的不同的功能。不同的细胞有着不同的特性。
嗯,比如说组织细胞一般都很安静从来不做声,比如说有像这里的一样说个不停的细胞。

这都是先天便被决定下的事。
每个细胞都一样:服从指令,找好定位,完成使命。
为了名为“人”的整体的正常运行。
没有一个细胞能对另一个细胞妄加评论,也没有一个细胞会对另一个细胞妄加评论。
这是细胞们天生的默契。
即使是无意的、单纯为了能集中精力而做出的要求。
哈,一个细胞能被另一个细胞干扰么?

再睁开眼时,Emiya钢铁色的眼中又是钢铁般的冷硬与锋锐。
令一切活物望而生畏。
他打量你时,神情挑剔而专注,眼中注视着你,却又并不看着“你”。
他的眼神狠辣刁钻,盯着的正是细胞的抗原决定簇的所在。这是细胞的命门。
就是吞噬细胞的习惯。他们每天与那么多病原体打交道,心心念着的就是要扣住对方的命门,把抗原呈递给T细胞,同时暴露更多信息给B细胞知道——不仅仅是打一场的问题。

而Emiya正是此中好手。
或者说[Emiya]正是此类吞噬细胞的代表。而这里的这只Emiya,经验丰富,又对不同的“抗原”有种独特的敏感,更擅长这种免疫防卫工作。

“哈?竟然是‘麻婆——闪闪综合征’。”
这是麻婆病毒和闪闪病毒入侵机体而引发的一类疾病。因他们强大武力而大幅度削弱机体免疫战力,常常会导致一系列并发症。
棘手的家伙。
Emiya俯视着他们,厌恶地啧啧嘴。
病毒是细胞们最为不齿,也最为忌惮的存在。
寄生在宿主细胞内,贪婪地汲取着营养,毫不留情地将宿主榨干。
正是吞噬细胞的目标之一。
而麻婆病毒和闪闪病毒,是名为Emiya的吞噬细胞的老对手了。
... ...啧。真不想承认是对手。
Emiya紧紧手中惯用的双刀,鹰眼冷酷地盯上一只闪闪。

是至敌。

比起“利用”更多是肆意的“玩弄”——闪闪病毒,哈,形象的称呼,金发金甲自带亮点,艳红眼眸中满是血腥的骄傲,学名“吉尔佳美什”的病毒,是Emiya最厌恶的敌人之一。
也是最棘手的敌人之一。

一半的圣杯战争(2)

在某个被扭曲了的五战战场,沾染黑泥而意外幼化的红A日常。

片段灭文,萌化ooc,私设夹带,有乱入。


5

  “即使是少年的英雄王,我果然还是无法忍受那个金闪闪!”

   白发英灵神色不快。

   “唔,那位王倒是很高兴的样子... ...不过我也不喜欢他。”寄住在这里的另一位王,高洁的少女严肃地思考着。

   “啊,Archer先生,那个,那位临走时说‘这顿午餐还算够格王的盛宴,记住明天也要那种寿喜烧’来着... ...”紫发少女小心地开口。

   ... ...

   “啊呀啊呀,果然战争中那种不稳定的因素还是趁早除掉比较好吧!”

   唔呣,穿越无数战场无数次战斗累积下的杀气还真可怕啊,Archer。


6

  “先说好,这种小孩子的游戏我可不会去玩的!”

   白色英灵习惯性地颦紧眉,严肃地和自家Master谈判:“只是因为身为从者毕竟不好离Master太远我才陪在这儿的。我绝对、绝对绝对不可能去玩那种只有小孩子和女性才回去玩的游戏的!”

   英灵顿了顿,声音缓和了下来,“或者我去找樱和小鬼来。玩的开心些,凛。”

   “呜哇哇啰啰嗦嗦的!我、我才不是自己要去玩那些的啊!”凛掩饰似的嗔怒了,“何况阿酱现在才是货真价实的小孩子啊!而且为什么有扯到士郎他们啊,就是想和阿酱一起才... ...”

   突然意识到了什么,黑发少女猛地一扭头住了嘴,长长的马尾在空中甩出道漂亮的弧线。

   白发英灵呆了呆,突然也一下子不自在地撇开了脑袋,“哼,你在说什么啊,凛。”

   “什么也没说!阿酱你这大白痴!”

   气鼓鼓地回头,少女却意外地注意到幼化英灵麦色肤色下可疑的... ...

  “哇啊阿酱你、你是脸红是脸红了吧!”

   恶魔本质在看到自家英灵难得的表现后骤然爆发。唔,说来变小后,阿酱的各种反应更有趣了啊。虽然之前也... ...不过脸红什么的肯定不可能看到... ...光是身高... ...果然阿酱最讨厌了啊啊啊啊!

   “啧,和小鬼呆久了,凛你也变蠢了么?”

   白发英灵哼哼。

   对于这只英灵的毒舌傲娇了解颇深的大小姐自然不会被其讽刺挑衅到。更何况这只弓兵最喜欢用嘲讽来掩饰自己内心的波动。

   “哦~没有脸红吗?抬头看看我啊阿酱,是命令哦~”优雅大小姐脸上露出了恶魔的微笑。

   嗯,专业对士郎的第五号恶魔微笑。

   如今对另一个士郎使用也很有趣吧?

   【士郎:“呵呵专业对我使用的恶魔微笑... ...我是该荣幸吗!而且还分着号吗原来... ...而且为什么又是我躺枪这一点也不有趣唔啊啊!”】

   “要开始了,凛。”

   幼体英灵突然开口,表情严肃了起来。他灵巧地几个动作翻上售票台,挤到熙攘人群中。

   没有回头。

   凛不自觉鼓起脸颊。

   “... ...算你逃跑吧,阿酱。”

   呐,其实阿酱你的耳尖都红了喔?


   ... ...

   “要监护人一起来买票哦小弟弟?”

   售票处的打工女学生对于小大人样的可爱孩子没有丝毫抵抗力。

   “这位小朋友的监护人在哪里呢?请速来认领啊,真是的,这么可爱的小孩子怎么能不好好看着呢... ...”


   提声向四周询问一遍后,年轻的售票员母爱泛滥的蹲下身冲幼化英灵絮叨起来。

   英灵不自在地向后缩缩,不自觉也鼓起自己的小腮帮。

   ... ...游乐园什么的,果然不适合自己!

   唔呣,不过凛高兴的话,再忍一忍也不是不可以。嗯,幼小Maser的心情也要顾及一下的。 突然得好心情起来了啊。


7

  “放开手!”
   Archer恶狠狠地瞪向身上手脚都开始不干净了的Lancer。
   “啧,到嘴的肉老子可不会放掉。”Lancer轻易地压制住了Archer的挣扎。
  以成年Archer的筋力尚不足以摆脱他的禁锢,幼体Archer的抵抗只被他当做情趣罢了。
  

   

  【报警】

 
   
  “离我家阿酱远点啊你这紧身变态!” 
   凛一手平伸,红色宝石的光芒闪过。 
 
 

 


     Lancer又死了。





【作者:愉悦地又一次看着大狗作死。】

悲伤的秋牡丹(脑洞片段)

。某次的意外使在冬木市降临的黑圣杯中盛放的黑圣杯泄露到其他地方,于是作为守护者的红A有了新的任务。

类似这样的前提的混合同人系列之一【坑。现在仍在脑中储存,6月后可能开工】,花名为题【比如题目】,以此为线索的展开。

这个是主家教,明显正一情结,以及作者红A控。主cp ghost(黑泥化)×红A(守护者)【吃我冷cp~】,白正友情向,腐,其他未定。这是片段之一。

。多私设,有硬伤,很多“剧情需要”。

。前景回放【并没有】十年战后不久红A降临,然后被早就对传说中的“世界的抑制力”感兴趣的白兰捕获。后来阿赖耶判定开放了红A神识,于是在密鲁菲奥雷家族展开各种斗智斗勇并且该认识的人都互相认识了嗯。之后略【好麻烦】。总之这是最后决战篇的开始的片段... ...【此时斯帕纳并不知道ghost与红A的某些合作与之后的崩盘,而理应再一次承担世界重任的家教众有其他的事牵绊了】

【然而与正文内容脱离也没什么不妥... ...,而且入江全程昏迷路人,ghost是最后出场还只有一句话... ...所以说写前面一堆干什么... ...】

   “谢谢了。”
   斯帕纳支着入江,冲守护者感激地笑笑。
   守护者为金发青年真诚的感谢愣怔下,然后撇头嘲讽地笑,“哼,是我引发的灾难,你们不恨我反而要谢我吗?”
   男人侧过的半个身子被落日的余晖模糊了棱角,孤绝挺立的姿态却仍是一贯的如剑般的锐利。他的声音醇美,却盛满了嘲讽与苦涩的味道。
   斯帕纳张了张嘴,却感觉没有什么可以传达给那个站在一边抱肩冷眼望着其他人类撤离的红色男人。
   入江的伤势很重,一半身子压在斯帕纳身上,沉沉的。斯帕纳抿抿嘴,一手在几个衣袋里摸索,找出了两根剩余的扳手棒棒糖。
   他咬开一个的包装塞到口中,甜淋淋的味道一下子充斥味蕾。
   “喏。”他把另一根棒棒糖递向了男人。 

  “啧。小孩子的东西我可... ... ”男人嗤笑了一下,歪头止了声息。

  “呐,话可不能这么说。”斯帕纳将身边奄奄的同伴向自己拽了拽,含着糖的口语含糊不清,“糖里储存能量,那个白兰不也棉花糖从不离手?你之后... ...”

   守护者看着青年认真的姿态与明亮的金发挑眉,“啧,那就算是吧。”轻哼一声,守护者真的接过了那根扳手棒棒糖。

   “技术宅奇怪的品味。”

   斯帕纳没有想到守护者真的接过了糖,“喏,什么叫‘算是吧’?”他眉头跳跳,“说起来你这人性格还真恶劣,不过或许像正一说的其实是... ...”

   微妙地顿了顿,斯帕纳脸皱了一下,“那样的形容放在这个人身上总有些... ...而且啊!那可是我最后一根棒棒糖了你别那么随意啊!”看着守护者指间随意翻转棒棒糖的动作青年难得地激动了一些。除了年轻的彭格列这是我第一次给人自己的珍藏啊!唔,除了正一。我现在后悔想拿回来可以吗?

   “啊呀啊呀,”守护者眯起一只眼睛无辜地看向了斯帕纳,“你舍不得的话就还给你好了,我可不是嗜糖征的小鬼啊。”

  “那还是请守护者先生先吐出口里的糖再说吧。”

   看着眨眼间男人已褪掉包装将糖放入嘴中,斯帕纳再一次感觉到那种难以吐槽的无力感。不过吐槽役本来也不是自己的定位。

   “... ...哼。”男人左腮鼓起,声音倒仍是清晰分明,“别人的好意当然要好好珍惜才是。而已给出的好意怎能随意收回呢?这是基本礼仪啊小鬼。”

   “早就想说了,‘小鬼’什么的,你看起来也不比我们大多少啊?”

    守护者一手拂上银白的头发,侧了侧身,“啧,也说了只是‘看起来’而已。”

   “唔呣,那些人可走远了,你们落队这么久真的好么?”守护者左手捏着糖柄又不自觉地转了个圈,嘴角勾起习惯的嘲讽的角度。

   他的舌尖无意识地舔过了嘴角。

   斯帕纳拽紧了身边入江,竟然觉得对方的小动作有些糟糕的可爱。

   除去周身常伴的冷厉与超然气场,形态被定格在死前巅峰状态的守护者,若仔细打量,其外表年龄亦不必斯帕纳入江他们差多少。

   只是很少有人会仔细正视守护者。

   出现即象征毁灭的守护者,存在本身便为人敬畏与憎怨。

   自己这次有些话多。

   守护者转了转手中的糖。

   和这个世界的人牵扯过多可不好。

   他眯起一双鹰眼,低低地哼笑起来。

   “你总归是帮了我跟入江... ...以及,这里的人类。”一贯散漫的青年别扭地加上了一句。“说实话总还有些不现实感的,这一切。突然就和全世界的存亡扯上关系什么的... ...啊,虽然不是第一次了,但那时还有彭格列他们... ...”

   对于热爱机械本职后勤的青年来说,最近一连串紧密又危险的任务,总是太让人疲累了。友人的受伤,原组织的意外更令他应接不暇。青年皱着眉头陷入思索。

   “哼,你这家伙费劲去想什么?这可不是普通人类能涉足的事。我建议你还是快点带着入江离开吧。啧,说起来还真是人不可貌相,之前竟然是入江力挽狂澜封印白兰本体... ...而且窥探到世界的真实... ...唔呣,之前也遇见过... ...是谁... ...”

    守护者眉头锁得更紧了。
   “总之,牵扯了这么多事,以后的路会很难哟?”
   “... ...这是警示?”
   “哼,不要想太多啊斯帕纳。并且啊,你们还是期待再也不要看见我为好。” 
   “喏,或许。”斯帕纳想耸耸肩,不过又顾忌了一边的友人。
   “就此别过,守护者先生。”
   “啊啊,我也该行动了呢。”
    斯帕纳撑着入江,与守护者错身而过。
    红色圣骸布随风飘起来了。
   “... ...”
   斯帕纳看着从眼前消逝的红色沉默半晌。
   “呐,正一我们走吧。”
   他轻声和仍昏迷着的友人开口。
   “以后可没有什么‘守护者’了。接下来又是正一你的工作了啊。”
   金发青年就这样咕哝着,撑着自己身负重任的友人远去了。
  

   “啊啊,就让我来看看这一次我们能耗多久吧。”
    红色的守护者踩在落日最后的余晖里一步步走向了阴影下的城池。

   “阴魂不散的污泥,此世之恶,亦或者说... ...”

  “游戏好玩么,Ghost。”

  “啊呀呀,我还以为自己藏得很好呢~真不愧是‘守护者’么~”

   空旷的孤城口突兀响起飙着音符的调笑声。

  那是兴奋到扭曲、锁定猎物后的愉悦声音。

  

   
   

一半的圣杯战争(1)

在某个被扭曲了的五战战场,沾染黑泥而意外幼化的红A日常。

片段灭文,萌化ooc,私设夹带,有乱入。


  1

   emiya小小地打了个哈欠。
  “啊,撑不住的话就先回去吧?今天还算平和,我一个人巡夜也可以的。”
  士郎本来就一直注意着幼化了的白发英灵的情况,他看着emiya茶色眼睛失焦,一副精神衰微的模样忍不住开口了。
  “哈?你个半吊子能感知到什么?”白色英灵即使外表变小,本质仍是一样的恶劣。“这种情况下一个人在外面你是想以身饲魔吗?”
  唔呣,还真是令人不爽的言论啊。但是简直无法辩驳。
  很明显看到士郎吃瘪白色英灵精神一些了。
  “啧,快点啊小鬼。”emiya大跨步走到前面。
  “... ...”
  士郎叹口气,追了上去。 


  2

  士郎额角要迸出青筋了。
  不过, 看着刚到自己腰部的白色小脑袋别扭地撇向一边‘哼哼’的样子... ...
  嘛,算了,不管怎么样,Archer现在也只是个孩子。



  ... ...就算只是个孩子,Archer也是一个叛逆期的讨人厌的孩子唔啊啊啊! 
  在场的不在场的众人和众英灵,心头都被精准地插了一箭。 
  可怜的士郎中了一袋毒箭。 

  真不愧是Archer啊。 

  

  3

  Emiya一手叉腰,右手牵着伊莉雅,居高临下地俯视士郎。

  唔,这时候才感觉伊莉雅像个姐姐了啊。

  看着白发色系身高微妙的两人,早习惯了Emiya毒舌攻击与针对的士郎,跪坐在桌边低着头漫无边际地想着。

  他眼角撇过一边榻榻米上和乐融融地品尝着卫宫特制美味小糕点的女孩子们,她们对于一边的硝火气息仿若不闻,凛刚大气地一挥手把自己的虎皮蛋糕也给了胃口与胸襟一样博大的骑士王。樱注意到他的视线,还冲他羞涩地笑了笑。

  ... ... 

  冲可爱后辈安抚地点点头,士郎的视线又回到了站在沙发上而伴随着莫名优越感的... ... 白发姐弟。

  因自己比弟弟高了一线而满是自豪与责任感正努力扮演一个可靠姐姐角色的伊莉雅,正提着裙子笑得优雅不失可爱。而一头软软白发被主人固执拂后夹住的幼化英灵Archer,黑色短衣短裤和被穿成大风衣的圣骸布下的小胳膊短腿... ...早已卸去主人抱肩冷笑所竭力营造的气势。

  嗯,对于早就习惯了Emiya嘲讽针对的士郎,现在对方这种弱化的幼齿模样,实在太不够看了。

  而士郎甚至不太好意思像从前一样与Emiya争锋相对。总觉得外表幼化的Emiya好像年龄也幼化了... ...

  有点想念以前的那个弓兵了。

  最起码够得着厨台一个人就可以完成工作而不需要自己被勒令地在一边照看着一边忍受对方莫名的任性。

  小孩子什么的,有些苦手啊。

  自己想成为正义的伙伴,要努力的地方还很多啊。

  士郎的关注点已经完全跑偏了。


  4

 “喂喂喂,老子没看错吧?你这小鬼... ...是那个盗版商?!!”

  “如果你的狗眼还没有失去机能的话。”Emiya冷淡地回答,“我现在很忙,蠢狗别来烦我... ...喂!你干什么!”

  Emiya被突然地拎起来了。

  “说了不准叫老子那个的啊!”Lancer凶着脸凑近了Emiya。他嗅了嗅,表情奇异,“喂,好像真的是红色的Archer啊... ...”

  “把前面那个多余的修饰去掉。”Emiya被他的吐息弄得汗毛直立。“是你是狗还真的是狗啊!”被拎着很不舒服,他伸手去拽回自己的衣领,然后黑着脸发现以自己现在的力气根本拽不动。

  Emiya“啧”了一声,悬着的身体晃了晃,突然一个用力对准Lancer的脸踢了过去,




  Lancer又死了。